Netflix劇集《賞金姐妹花》:衝突中尋找自我和真相

Netflix把劇集《Teenage Bounty Hunters》譯作《賞金姐妹花》,老土得讓人以為這是80、90年代的過氣劇集,非常趕客,若果因此而錯過了此劇實在可惜。


故事主人翁是一對生於美國保守富人社區的高中生雙胞胎姊妹Blair與Sterling Wesley,她們誤打誤撞與資深賞金獵人Bowser Jenkins合作,一起捉拿罪犯。(關於賞金獵人)


最初我以為這是類似Charlie’s Angels那些美女捉賊的故事,只是換了目標觀眾為千禧世代,變成校園肥皂劇,但後來越看越覺得精采,兩位女主角在成長中遇到不同困難,嘗試尋找自我,了解愛情、家庭和社會,也帶出過度使用社交媒體、婚前性行為、同性或跨種族戀愛等青少年議題。


劇中不時諷刺影射那些富人的虛偽嘴臉,兩位女主角善良而白目的富家女行徑,也經常惹來賞金獵人Bowser吐糟,但她們絕對比《艾蜜莉在巴黎》(Emily in Paris)中那位聒噪得令人不耐煩的Emily討喜得多,更教我想起了1995年的經典美國電影《叻女掌門人》(Clueless)。

Maddie Phillips(飾Sterling)與Anjelica Bette Fellini(飾Blair)(圖源:IMDB.com)


(此段中度劇透!)許多小說教學都說,成功的故事由一連串「衝突」所組成,《賞金姐妹花》便包含不同衝突,例如Blair出身共和黨白人家庭,戀人卻是全市唯一民主黨黑人議員的兒子;Sterling與青梅竹馬的小男友分手後,發現自己跟學校裡的死對頭April互生情愫,而同性戀在保守天主教社區中並不為人接受,二人對應否出櫃各持己見;兩姐妹作為新手賞金獵人,與Bowser這位飽歷風雨的老手之間有極大代溝;她們涉險當兼職賞金獵人一事,一直瞞著她們那位優雅的母親,怎料母親原來有著不為人知的驚天秘密(最後兩集看得我傻眼)⋯⋯

劇集結局留下了許多伏筆,例如女主角的身世之謎、她們與戀人的發展等,加上此劇口碑和收視不俗,令我非常期待第二季的播出,也理所當然地以為必然會有第二季,怎料Netflix上月宣佈不會開拍下季,教我大感意外也十分失望。


兩位女演員Anjelica Bette Fellini(飾Blair)與Maddie Phillips(飾Sterling)拍攝此劇前名不經傳,但演出自然,把幻得幻失、時而自信時而脆弱的少女情懷演得活靈活現。最初我覺得Blair比Sterling漂亮,但後者越看越順眼,還有幾分似那位怪誕名模Cara Delevinge,可惜她們沒機會演出第二季,只好寄望此劇足以為她們帶來更多演出機會,讓觀眾再飽眼福。

P.S. 老土的劇名以外,預告片是另一大敗筆⋯⋯




©2020 LapLanSS2020. All Rights Reserved.